本篇文章3670字,读完约9分钟

不管是丢火车还是二手玫瑰,还是最近成立独立办公室的苏阳,他们都选择了独立运营。 那么,独立运营有那些利益,还会面临那些问题吗?

来源/道略音乐产业作者/马晓峰

去年5月摇滚乐队的二手玫瑰和摩登天空正式解约。 关于解约的理由,主唱梁龙说:“因为在摩登天空有点拥挤,所以觉得那也没意思就分手了。 分手是为了更好的合作。”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今年年初梁龙在接受道略音乐采访时更直接地回答说:“离开摩登是因为我想当老板,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目前,二手玫瑰独立运营近一年半,摇滚火锅、艺术唱片、全国巡演等项目方兴未艾。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成立13年的手推车乐队和二手玫瑰一样,历经了赤字、宣传不善、更换成员……辛苦,虽然没有经历过所谓大红大紫,但是拥有忠实的粉丝。

周骏,是丢了列车乐队的贝斯手。 乐队的成员经常公演和练习是工作的核心。 但是对周骏来说,要做的工作不仅仅是这些。 这个时候的他可能在忙着展开,也可能在和顾客合作。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虽然丢了列车一直以来都是独立运营的,但是尽管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他们还是多次没有和企业签约。

无论是丢火车还是二手玫瑰,还是最近成立独立办公室的苏阳[微博],他们都选择了独立运营。 独立运营有那些利益,还会面对那些问题吗?

关于独立的实验室

20世纪90年代末,随着台湾唱片工业的衰退,一些主流行业的音乐人、制片人相继离开大唱片企业进入独立音乐的怀抱。 就像林晞哲[微博]、乱弹阿翔、后来的陈绮贞、五月天[微博]一样。 他们纷纷成立自己的员工和企业。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没有唱片企业的强力包装、宣传等特点,一开始总是那么困难和不适应。 据说林暹哲在离开魔岩后得了抑郁症。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个性十足的地下管弦乐团苏打绿[微博],创立了独立音乐企业品牌。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内地唱片工业本身不健全,独立音乐的迅速发展空之间更大。 内地有很多有名的音乐工厂品牌。 例如,摩登天空空,飞行员,最近被胖子收购的兵马司有10多年的历史。 这些成功的工厂品牌背后无数的工厂品牌被淹没在时间的长河中。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说到独立品牌,在感觉上与唱片企业有所区别。 独立音乐人往往特立独行,而独立厂卡是独立音乐人的特例。 但是,独立制造商应该做的事件其实和唱片企业没有太大差别。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只是,独立的制造商品牌不像唱片企业那样各部门那么清晰,门槛也很低。 小独立工厂的品牌价格很低,两三个人就可以做,所以灵活机动,集中力也很强。 大厂品牌运营价格相对较高,但边际价格下降,形成企业品牌特征和规模特征,如兵马司,个别艺人的影响不一定很高,但一定的企业品牌影响很大,可以带艺人。 例如摩登天空空,经过20年的快速发展,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闭环。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的独立商务房,灵活性和集中力更强。 近年来,随着独立音乐在内地的爆发,非常多的独立音乐人选择从一开始就设立独立事业室,著名的有李志、赵雷、陈粒、好妹妹、谢春花等。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道略音乐,这些个人从业者随着艺人的影响大幅扩大,许多数字音乐平台将与他签约。 这意味着他有很多合同,逐渐在行政等环节影响歌手的创作。 于是他们开始找好一点的合伙人、经纪人、中介企业、唱片企业,帮我处理有点麻烦的案子。 随着各方面的健全和新艺术家的加入,独立音乐人和经理的工作室逐渐变成了自己小小的“唱片企业”。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陈粒和妹妹共同的经纪人西韬告诉我,虽然只有一名员工,但根据需要逐渐扩大了队伍。 他认为陈粒和妹妹的快速发展模式代表着音乐产业的新可能性。 “我认为大的唱片企业不会消失,将来会和独立音乐人的商业室共存。 唱片公司的许多歌手从小就受到训练,但独立音乐人来源于自己的音乐才能和爱。 独立粉丝可能不多。 偶像有一百万粉丝。 独立音乐人只有1000人。 但是,从忠实性、稳定性上来说,这1000人可以和独立音乐人长期相处。 因为他们不看外表,也不看包装。 他们真的很喜欢你的音乐。 即使你老了,他们也不会变。 韬说。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为什么要选择独立运营?

那么为什么要独立运营呢? 答案很简单,甚至两句话都能表达:自由。

丢失列车的主唱球子在接受路略音乐采访时表示:“乐队来北京后,其实收到了很多唱片公司的邀请,但没有签名。 第一个原因是我们喜欢这种自由的感觉,对音乐创作有好处。 签约企业后,很多地方会被约束。 这也不是我们最初的目的。 在我们这边,音乐是最重要的,任何事件都能为音乐服务,约束我们创作的东西,我们都会变得慎重。 ”。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丢了列车,乐队成立7年来一直在东北,去年的主唱来到了北京。 想起在东北的7年音乐生活,球子说无知又雄辩,但是很开心。 “当时东北没有比较成熟的公演场地,音乐气氛也很冷淡。 每年只有少得可怜的几次公演。 幸运的是,当时乐队的成员一直和我在一起。 因为大环境不好,所以咬紧牙关一遍又一遍,希望有一天东北的音乐气氛会变好。”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说起乐队的初期,球子表示自己过着地狱般的生活。 当时做原创音乐的乐队基本上没有钱。 而且他家条件也不好,只能一边组建乐队一边做很底层的工作。 很多音乐家为了生活必须去夜总会,但球子认为这是回家的路。 所以当时的列车丢了,没有被很好地污染。 因为那时的重复,有了现在。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球子说在窘迫的生活中,可以带着很多时间、精力和触感写歌。 这13年丢了列车只发表了23首歌,但13首在本云音乐中是评论999+。

“晚安”、“如斯”、“我的世界会因为你而改变”……很难想象这个来自东北的乐队能写出这么温暖人心的歌。 他们音乐中的这种纯粹,必须归功于他们的独立。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不仅是创作上的自由,独立运营也能重复自己的价值观。 在北京,失去列车的乐队在生活状态和乐队成员等方面发生了很大的变动。 球子依然多次不签约。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球子说:“最近特别流行‘独立音乐人’这一概念。 这个东西有好处也有坏处。 因为是独立的,所以我们无论选择什么,都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路。 包括之后的巡演等在内,我们想给大家看什么,我很自豪那一定能全部做好。 社团里有音乐家吧。 写歌写作品就行了。 其他交给企业做,炒菜的企业咔咔安排,火了。 我们不想这样玩。 现在,这个圈子里有“哭泣的孩子拿着奶吃”的现象,虽然还很普遍,但我们想成为站在舞台上经常唱歌的人。 这是出道以来至今没有变化过。 ”。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独立运营需要那些条件?

因为独立运营会遇到很多麻烦和小事,所以必须考虑这些因素。

首先,我们需要知道为什么要设立个人员工办公室,或者乐队独立运营。

事实上,个人商务室不是独立音乐人的特权。 像张杰[微博]、尚雡[微博]这样比较主流的歌手也设立了个人商务房。 独立音乐家似乎更感兴趣。 独立的音乐人往往有个人的想法。 这些想法一般不合型,而且具备强大的卓越性。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国内的李志、二手玫瑰、火车丢了等音乐家,从最近举行的巡演开始,就有了自己的风格。 例如李志的三三四计划,计划12年走遍中国的334个城市。 二手玫瑰的“摇滚上市”,门票变成股票,持有暴涨空之间,将来可以免费观看官方指定的二手玫瑰万人演唱会。 失去列车的“浮生之旅”基于乐队独特的气质选择了路演,以这种形式进行了许多新的尝试。 例如,和粉丝朋友们一起吃饭,拉近和粉丝的距离。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例子还可以列举很多。 总之,独立运营是一条艰难的道路。 你必须有自己的想法和目标。

而且,独立事业室要长期存在,个体还是需要实力的。 独立商家大多是已经有基础的音乐家,他们的作品可能在某个播放器中很受欢迎。

设立个人办公室不仅要保证作品,还需要拥有广泛的人脉和个人媒体等技能。 现在是新媒体时代,使用新媒体尤为重要。

去年大热的民谣歌手陈鸿宇,此前就在个人企业品牌大众乐纪与大家形成了良好的交流,专辑邀请大家参与创作。 《理想三旬》这首歌的作词者唐映枫就这样认识了陈鸿宇。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一直流传到唱片企业的特点是包装、制作、宣传仅限于后期的公演等。 只要你能处理这些问题,自我运营就完全没有问题。 但这些问题不是你一个人能处理的。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所以,需要自己可靠的团队。 例如,丢了列车乐队,主唱球负责创作,推动合作,交给善于交际的贝斯手周骏。

另外,赵雷、逃跑计划、谢春花等独立音乐人选择了与街声平台合作。 镇上的声音涉及的是他们的作品发行和宣传等相关问题。

另外,还有像鱼一样得到水的优秀经纪人。

一些音乐人其实排斥市场营销和商业化。 那个时候,有商业头脑的经纪人就变得非常重要。 这些经纪人通常把自己称为“合伙人”。 因为在个人的商务房间里,音乐家往往是上司,虽然因为小事不想参加,但是最后的决策权在他们自己。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陈粒、好妹妹共同经纪人西韬、李志经纪人迟斌、二手玫瑰经纪人陈澎都是优秀的独立音乐经纪人,是自己音乐人的右臂。

好妹妹最初在网上很火的时候,唱片公司要求签约的时候,他们来和西韬商量。 西韬看了合同条款后说:“我们自己开始工作吧。 你们放好音乐,其他事件交给我吧。 ’在奚韬的策划下,好妹妹出道后举办了一场万人演唱会。 一边渴望着以前流传下来的演出模式,一边进行了相当成功的市场营销。

“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最后,独立运营并不顺利,很多人在中途多次失败,所以请考虑一下现在的状态是否适合独立运营。 就像我说的,你到底缺什么?

标题:“运营独立从业室那么难 为什么音乐人都乐此不疲?”

地址:http://www.boaoxuexiao.com/bqyl/176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