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2791字,读完约7分钟

点击这里其他图片孟庭苇最新专辑《红花》已经引进内地 孟庭苇:请回忆。 我过去唱情歌的时候也比较风花雪月,虚无缥缈,不像什么人的情歌一样热血。 好像隔着什么。 但是,这张专辑离生命无限近,是我出生后的再次入世。 对话人物:孟庭苇,本报记者李志明对话时间: 2005年1月对话地点:信息大厦 孟庭苇复活。 新专辑《红花》有新歌,翻唱老歌。 另外,自己主张的台语歌曲《寻找身体》。 因为这是她和老师的定情歌。 然后在她唱着三首自己的老歌的过程中,《含羞的玫瑰悄然绽放》正好是我上学时的《既定的情歌》。 多年过去了,终于见到这个少年时代的偶像时,心中难免有特殊的感情 在采访中,亚亚说他当年退出歌坛是因为入行年龄太小( 19岁),后来与社会完全隔离。 因此,到了36岁的她还能保持这么清澈的眼神,说起往事的时候,露出少女般天真的表情,说起家庭,流露出新婚女性幸福的表情,说话,她就像变得亲近了,应该在这里 有那么多艺人,长年生活在五光十色的娱乐圈,有些人迷失其中,成为笑柄。 有些人变聪明了,另一个左右逢源的人,把自己坚定的信仰,牢牢守护着自己的澄澈心,像琥珀一样 “坚强的温柔像琥珀一样透明,不朽的像沈伦。 ”——《琥珀》 谈回归 是姚谦“强制退”我,他呼唤我 新京报:从你2000年退出歌坛,到现在发行了新专辑《红花》, 孟庭苇:可以说完全退出娱乐圈,不看电视也不听广播 前两年是关闭的。 我于1994年开始修行佛法。 那两年每周五之前在家做作业,闭关修行,周六日参加法会,几乎不与外界来往。 新京报: 2000年明明正好是你进入歌坛10年的时候,为什么突然在那个时候选择退出? 孟庭苇:这真是戏剧性的事情,1997年制作了《二道虹》专辑。 我最喜欢这张唱片。 但是在当时的大环境下,八卦媒体喜欢炒作,电视台为了竞争,每人出一个游戏,我不太容易适应,推广部不希望有其他信息点。 但是,我不恋爱、不交往、不工作时在家、斋戒、不关门、周末参加法会……同事说我无聊、媒体不能炒菜、头疼 我和姚谦一起在索尼唱片工作,姚谦开玩笑地对我说:亚,大家都觉得你像清教徒,没有娱乐性 那之后,我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环境的变化让我感到强烈的无力感 新京报:是因为你是“清教徒”之类的语言吗? 孟庭苇: 2000年的时候,我在《爱到史艳文》专辑发布会上宣布自己退出,被记者问及理由,关于姚谦几年前说的这句话,说明了自己一直在想这件事。 结果,第二天报纸的标题是“你是清教徒! 姚谦的一句话让孟庭苇退了”,被很多粉丝误解,有人写了攻击他的信,也有人在网上留言说要杀了他(笑),很抱歉。 新京报:五年后,刚刚这个“强制退”的你姚谦,请让你回到歌坛 孟庭苇:是的,只有他能说服我 我结婚的时候邀请姚谦参加婚礼,他很高兴。 婚礼上我一上台唱歌,他就对我说。 “你的声音还这么好,为什么不出来唱歌呢? 我坦率地告诉他,这四年来有很多唱片公司来找我,但回归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我一直觉得我不积极赚钱,够用。 后来姚谦听说我在做幼儿教育和慈善事业,其实我用唱歌的方法可以帮助越来越多的人。 去年我去了黄羊川,看到那里的孩子,想起姚谦的话,决定回归,把我这张专辑的版税都捐了。 谈新作品 《红花》是我为甘肃黄羊川的孩子们写的歌 新京报:姚谦好像还很了解你 这次的新专辑他也为你写了几首歌词 孟庭苇:姚谦确实很了解我,有一次他说:亚亚表面上是一个很随和快乐,没有任何烦恼的女孩子,实际上心里有很多心事。 听了那件事,表面上什么也没有,但心里很感动 这张专辑包括《孤独的时候在想谁》、小柯的曲子、姚谦写的话、文案都有两个人分离的沉痛经历,但强烈地忍住了不承认的心情 这首歌在工作室花了很多时间,后来发给了在北京的姚谦。 他听了之后写了信。 我说他的眼泪要掉下来。 称赞这首歌的“绵里藏针”,以为窗外下雪了。 这就是知音的感觉 新京报:你有很多经典作品,为什么这次专辑里一个人唱了《看月亮的脸》、《冬天来台北看雨》、《含羞的玫瑰静静绽放》三首? 孟庭苇:《请看月亮的脸》是我的第三张专辑,我从此在台湾开始受欢迎。 《冬天来台北看雨》让内地粉丝听我的名字,我还没来过内地。 很多人都喜欢我这首歌“害羞的玫瑰静静绽放”。 是一首容易产生共鸣的情歌。 年轻的时候,面对感情总是出现失态的心境,像歌词一样说“我爱脾气不好”。 《红花》是我为甘肃黄羊川的孩子们写的歌 ,去年去过甘肃,去过这个西北的小山村,那里的人们很穷 之后,一位商人在那里设立了网络,想帮助那里的孩子们 后来,这个商人去世了,这个计划也中断了。 我写这首歌,为孩子卖命,希望这个计划能继续下去。 谈情说爱 谢谢老师带我过普通人的生活,让我更开心 新京报:专辑里有一首叫《寻找身体》的曲子。 我听说直接取自你和老师的定情曲。 孟庭苇:是的,这首歌是我2000年出的 直到2003年,有一次偶然遇到高中时代的同学,发了这张专辑。 结果,他听了之后,觉得完全符合《寻找身体》这首歌的条件。 是我在找的身体(笑)。 他真的很感动,说想照顾唱这首歌的女孩。 之后,我们慢慢地一起去了。 新京报:好像是2003年左右想出家? 因为我遇见了你现在的老师。 你改变决定了吗? 孟庭苇:我刚说要出家,去了印度,回来后见到了我的老师。 因为他,我的生活进入了不同的状态,我也第一次接触到了平凡人的生活,给了我很大的冲击。 他有很多奇怪的想法。 例如,他认为应该经历很多事件,但是错过了。 于是带我去夜市,吃地摊小吃,玩电动玩具,这些事件对我来说很遥远,但是很有趣。 让我找回了十几岁时错过的乐趣。 新京报:你们是高中同学,那时彼此有印象吗? 孟庭苇:他对我的印象还很深,他对我说。 刚进学校,我参加第一个社团的吉他部时,他观察了我 我观察了他才两个学期,参加诗歌咏唱的地方 他上台唱歌,一句话也没说就说:“等一下! 再来一次! “然后又在笑场上,老师的脸被拽了出来,他的兄弟们在后面拍手叫好。 我当时就很奇怪,不知道这个身体在干什么 (笑)谢谢他。 带我去了普通人的生活,变得更开心了。 这次我回他也很支持,告诉我可以用歌声和大众结缘,受我的影响做好事很多。 新京报:我研究了你的记录文字后,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件。 你过去的歌名里总是出现“风云雨雪”(“风中有雨的云”“请看月亮的脸”等)的文字。 我刚才看了你新专辑的曲名,有很多和自然相关的东西,如河流、大海、花、树等,都掉到了地上。 这似乎和你的心情变化暗合了? 孟庭苇:(笑),真的很偶然,但是你这么说,我自己分解了,好像真的从天上回到了人类。 请回想一下。 我过去唱情歌的时候也是比较风花雪月,呆呆的,没有界限,像有些人的情歌一样没有血没有肉。 好像隔着什么。 但是,这张专辑离生命无限近,是我出生后的再次入世。 本报记者李志明

标题:“孟庭苇专访:这是我出世后的再次入世(组)”

地址:http://www.boaoxuexiao.com/bqyl/18986.html